规划的实现过程才是规划的价值体现

城市规划工作为什么得以存在?并且越来越重要?从多年来的规划研究看,规划的动力主要来自于几个时代的大背景:

 

第一是来自于我国已进入城镇化深入发展的关键时期

 

城镇化蕴含着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机遇,同时也提出了建设生态文明、“三化”协同以及城乡一体的新型城镇化理念,同时更加关注城镇化的内涵和质量,例如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推进城乡居民无差别的社会保障制度,提升城市公共服务水平和城镇建设水平,发挥城镇群的作用以及优化城市空间结构,重视小城镇发展等等。

 

第二是来自于当前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深刻转型,即“新常态”

 

经济“新常态”并不只是总量增长指标的下调,而是将面临人口红利和土地财政红利的双重耗尽,意味着经济增长全面向创新驱动转型,这也将是中国未来逐步推动的经济社会等深层次领域的改革。未来一段时期,改革才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最大红利。在这一背景下,也将对城乡规划的工作模式提出相应的要求。传统的城市规划被视为一种建设型规划,以指导城镇建设为主要使命。目前国内从事城市规划专业的技术人员多是工科专业背景,这与西方国家从事城市规划多来自于经济、社会、法律等多专业背景是不一样的。

 

十八届三中全会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十八届四中全会又提出“建设法治中国”的总目标。这恰好给我国未来的规划改革描述了一个路径,即好的治理需要好的规划,好的规划需要有法治保障。那么什么才是好的规划?

 

规划是一门依赖于实践的学科,多年来的实践让我们对好的规划给出了四个方面的定义:

首先,好的规划是好的理念的集中体现一个好的规划,一定是基于一个好的起点。

     
洛克在他的《人类理解论》中讲到:“我们的全部知识是建立在经验上面;知识归根到底都是来源于经验的”。经验主义哲学家也证明过,在人类的知识体系中,立场占据了70%,经验占据了20%,而纯粹的理性推导只占了10%。因此好的规划理念,不是停留在专业知识的运用上,而是要对正向的价值观自始至终地贯彻。我们将规划的工具和技术,空间规划、工程设计等规划要素视为“器物”,属于形而下的范畴;将理念、价值观、制度等规划要素视为“道”,属于形而上的范畴。因此,好的规划理念是用形而上来统驭形而下。

为了实现这一点,则需要建立起一个来自不同源的知识、经验运用组合的框架机制。国内规划院经过多年摸索,正在实现这一目标。

 

第二,好的规划是好的业态

 

城镇化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结果而非目的,城镇化一定伴随着工业化,工业的发展也带动了服务业的发展,一个繁荣的、生机勃勃的城市,一定是处理好了生产和生活的关系。但是不同的区域、不同的经济基础条件以及不同的历史阶段,其发展面临着不同的条件。当我们描述一个清晰的目标愿景时,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产业规划,那将是难以实现。

 

第三,好的规划是好的空间

 

城市规划的历史可以说是一部追求理想空间的历史。从工业化初期霍华德的田园城市,到柯布西埃的光明城市,到《雅典宪章》对城市的功能主义的认识,再到今天的全球城市,城市规划理论发展过程中曾经出现过的各种城镇空间组织,无不是形态对功能的适应。我们不可忽视这一点,即:好的空间形态能够创造出巨大的经济和社会资本,例如TOD发展模式、精明增长下的新城市主义以及都市化区域等。好的空间并没有固定不变的形态,总是在适应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简而言之就是在适应人与社会的需求,是对“以人为本”这一观念在空间上的诠释。这里所指的人是社会中的人,是特定的人群以及全部人群的复杂需要。

 

空间规划不应是静态的,传统上是基于对未来城市发展和空间增长的预测来做的规划,这往往被证明是很难适应现实世界的种种复杂和不可预测,而现今不完善的规划审批和实施机制又像是自缚的枷锁,让各种规划之间无所适从。但我们看到那些历史悠久的、没有经过系统规划而自由生长的城镇,反而更充满了生机,在细节上更满足了功能的需求,各种功能有机地叠加在一起,诞生了丰富的场所,看似散乱其实有序,而且富有人文气息。这恰恰证明了城镇空间不是设计所生成的,而是从属于社会的、政治的和经济的生活,是对多种复杂变化做出适应后所诞生的场所。

 

第四,好的规划是好的实现

 

实现的路径就是基于现有的体制机制、城市管理水平,让规划的效用最大化。为了做到这一点,需要让规划目标去逐步逼近现实,而非倒置。这里既要考虑实现的条件,如:制度条件、经济条件;还要考虑实现的途径,如行动计划;还要考虑实现所付出的经济和社会成本。城市规划的本质就是对复杂性的适应,多目标的规划诉求决定了规划实现的模式。以往,我们只注重对目标的修正,而没有针对性地设计规划的实现机制,现在我们有了新的认识:规划的实现过程才是规划的价值体现!

 

我国的规划制度改革正处于进行时,目前还尚未建立起完整的国家空间规划体系,这个时期,城市规划因其严密的技术传统和擅长空间实现的优势,更多地被地方政府寄予很高的期望,很大程度上担负着综合性规划的使命。所谓综合性规划,就是规划不再隶属于某一部门,而脱离部门规划的条框约束,直接面向地方政府的需求。当前发改委、住建部、国土资源部推进的“多规合一”试点工作,实际上就是一种对综合性规划的探索。

 

因此,“新常态”下的规划机构,还是要基于规划研究传统,一边对国家政策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实情深入研判,一边以空间规划为支撑,运用规划技术本身的优势,为当地的城市建设、经济发展提供更有价值的规划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