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收缩”的焦虑:人口决定后发优势

本轮抢人大战的背后,与中国当前面临的城市化新阶段休戚相关:

随着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城镇化快速发展过程中伴随的局部收缩现象近几年逐渐引起学界的关注。大数据调查显示:2007~2016年间,中国有84座城市出现了“收缩”,东北地区收缩城市已经连成了带状。

国家发改委城镇中心智库副理事长、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专家顾问乔润令指出中国城镇化进程中相当多的城镇在收缩:


“十年间有一万多个乡镇和街道办事处的人口密度在下降,不仅有大量的‘空心村’,现在又出现了大量的空心街道办和城市了。


大数据显示,中国的人口整体上在向东南部压缩。城市收缩现象的被发现,对我们认识城市的发展、城市的分化,特别是房地产的起伏、土地的再利用都具有非常大的意义。”



“铁锈带”与“白人群飞”现象 

国际上城市收缩现象的研究始于德国,1988年德国学者Häußermann和Siebel首先提出“城市收缩”一词,用来描述城市发展过程中长期存在的人口大量流失现象。最著名的收缩城市群在美国的铁锈地带(Rust Belt)。

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初期,美国中西部因为水运便利、矿产丰富,成为重工业中心,钢铁、玻璃、化工、伐木、采矿、铁路等行业发达。匹兹堡、芝加哥、底特律等工业城市也一度空前繁荣。

自从美国步入第三产业为主导的经济体系之后,这些地区的重工业纷纷衰败。很多工厂被废弃,厂房机器渐渐布满了铁锈,因此被称为铁锈地带,简称锈带。

如今“铁锈地带”已经泛指工业衰退地区。德国政府资助项目Shrinking Cities证实:全球范围内人口超过100万的450个城市地区,总体上失去了原来人口的十分之一。

论原因,首先是经济结构的调整,老工业基地集中反映了聚集经济的缺点,比如土地和劳动力的高成本和新增业务空间的缺乏。
同时,技术创新也使得企业越来越自由,交通和资源对区位的影响力下降,越来越多的企业搬出了老工业基地。这些大规模的经济结构改变,造成了欧洲地区的“去工业化”,美国的“锈带”也属于这一情况。

其二是社会人口结构的改变,如欧洲国家和日本因为全国性的人口老龄化导致人口自然增长率下降,不少年轻人在就业的吸引下移入工作机会更多、生活水平更高的大城市,使得不少城镇面临收缩局面。

其三是城市空间结构改变。美国“白人群飞现象(white flight,上世纪60年代美国结束种族隔离制度后,黑白混校。由于黑人学生的学术表现差、犯罪率高,或者有种种许多白人家长所认为的劣等品质,白人如同候鸟群飞一样,纷纷离开大都市中的学校,搬到黑人住不起的郊区)”和“汽车文化 (car culture) ”,一定程度上,促使了中心城区的衰退和城市的无序蔓延,使得城市的居住环境大打折扣,人们也随之迁移,造成美国大城市郊区化现象。

其四是矿山等资源枯竭型城市。此外,还有政治因素等,比如德国的城市收缩现象集中在原民主德国的辖区内。

近年来,我国东北地区因经济衰退与人口流失已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有学者将其称为中国的“锈带地区”。目前,资源萎缩、环境污染、保守主义等问题正困扰着东北的发展。
此外,东北亚地区复杂与不稳定的地缘政治概念也在跨国合作、区域发展政策等方面限制了中国东北地区的发展。

“中国只有三四个城市有资格说不需要这么多的人”

在中国当下,增长仍然是主旋律,收缩现象被人们所忽视。事实上,全球金融危机引发的出口加工工业的衰退和国内劳动力“刘易斯拐点”的到来,都使中国城市增长的条件发生变化。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博导龙瀛从三个尺度(小区、乡镇和城市)对中国城镇的局部收缩现象进行研究。


2013年,正在英国访学的他无意间发现:分别在2000年和2010年开展的全国第五和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精确到了乡镇和街道办事处一级。


他与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教授吴康、中科院地理学与资源环境研究所的王江浩博士合作,通过大数据技术,把中国5万多个乡镇和街道办事处的人口数据做对比,结果让人吃惊:

2000-2010年间,中国有三分之一的国土人口密度在下降,有1万多个乡镇和街道办事处的人口在流失,有些甚至成了“空心街道办事处”;中国行政意义上的600多个城市中,有180个城市的人口在流失。

吴康也通过大数据调查,发现2007~2016年间,中国有84座城市出现了“收缩”。这些城市都经历了连续3年或者3年以上的常住人口减少。

他绘制了一幅地图,一个黑点代表一座“收缩城市”。在这张地图上,东北地区的黑点已经连成了带状,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的黑点也成片出现。

“按照城市生命周期,“这些城市很可能继续‘收缩’下去,不是因为灾难导致的骤然大幅收缩,我们的收缩城市一般都少于10%的人口流失。”吴康说。

吴康把这些收缩城市分成五类:

一种是结构性危机收缩类型。比如,原来伊春这样的城市有很多人靠林业来发展就业,现在没有了;

二是像义乌这样,原来有很多的工厂企业,现在因为上一轮国际经济危机和产业升级影响,不需要这么多人了;

三是大城市周边城市的收缩,比如北京周边的三河、高碑店,成都周边的都江堰等;

四是众多欠发达的县级市;

五是一些边境城市等。

龙瀛说:现在北京、上海等特大城市都在控制人口,但是我认为,中国只有三四个城市有这样的资格说我们不需要这么多的人。人口决定了一个城市的后发优势。河南省和四川省都是人口大省,如今他们的中心城市就体现了一定的后发优势。